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代价”---柏乔良律师的博客

把能够诉诸语言的东西记录下来,把不能诉诸语言的东西珍藏起来!

 
 
 

日志

 
 
 
 

盘点《手机》五类婚姻  

2010-05-26 20:12:17|  分类: 电影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震云说,《手机》讲述的是社会由严肃时代到泛娱乐时代导致的人的变化,这个话题太深,不好说。倒是剧中有几段婚姻,折射了一些现实问题,值得玩味。该剧并不是专注于婚姻话题,所以几段婚姻比较样板化,婚姻的冲突也比较流于表面,但是仍然比较细腻的表达出了对婚姻的反思甚至绝望。

  严守一和于文娟:当年一起拼搏,如今劳燕分飞

  严守一在大学联谊晚会的时候就认识于文娟,之后两人恋爱结婚,就算于文娟的家人强力反对,也没阻挡住于文娟毅然决然地嫁给当时什么都没有的严守一。年轻时的平凡夫妻,熬到终于丈夫功成名就,成为全国皆知的著名主持人,于文娟依旧温婉可人,十足的贤妻模样。这样的婚姻表面上看来是人人称羡的,简直可以摆进橱窗当样品。但他们居然离婚了。

  离婚的原因双方都有责任。他们夫妻间要不就是没话找话,要不就是一个说谎一个刺探。谎言缠绕着严守一,与别人吃顿饭的都要对于文娟撒谎,说谎已经成为惯性。偏偏于文娟又是极度隐忍的女人,一切心知肚明,嘴巴里又丝毫不露口风。只是淡淡地说一句“这是最后一句”,然后就彻底爆发,决绝离婚,一点解释的余地都不留。

  严守一和于文娟的婚姻几乎没有家长里短,尤其是没有婆媳之类的问题,除了没有孩子,堪称完美搭配,但是实际上在他们当时的情况下,即便有孩子也阻挡不了离婚。

  费墨和李燕:文人和悍妻的将就生活

  费墨是学富五车的教授,按说应该找个精神层面上可以沟通的女人做妻子,好达成所有文人对”红袖添香夜读书”美好境界的追求。可是他的妻子李燕只是个退居二线的导游,肚里没啥墨水不说,还是个手上挠人功夫了得的悍妻。李燕最大的人生乐趣,一是天天炖苦药给费墨吃,二是从费墨手机、钱包、朋友处搜寻丈夫出轨的蛛丝马迹。

  对费墨来说,李燕不是知音,是伴儿。文人就爱搞高山流水觅知音这一套,所以费墨常常感叹自己精神上总是萧索寂寞。他与李燕二人几乎是在打打闹闹中渡过婚姻生活,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李燕都不给费墨留面子。可是通观《手机》全剧,费墨与李燕的婚姻组合反而是最牢固的。因为人没知音照过,没伴儿可活不下去。不过,其实也就是搭伙过而已,大年除夕,费墨也只是孤独一人坐在黑漆漆的书房里,想念守一。

  伍月和杨广生:心机女嫁给暴发男的悲惨世界

  伍月是个极有心机的女人,她可以让大主持人严守一在自己面前随叫随到,可以摆平无赖富商,可以在一场鸡飞狗跳的选秀中全身而退。但是,她的心机在怀疑主义加强迫症的暴发户老公面前,毫无用武之地,最终空手出门。

  从一开始,这对夫妻就是各怀鬼胎,互不信任。伍月会在深夜里趁丈夫睡着后服下避孕药,杨广生会偷偷摸摸把所有财产移到别人名下。但是最终,输的仍然是妄图通过嫁富商而过上富贵生活的伍月,还在这场婚姻里失去了母亲。

  严守一和沈雪:凤凰男与孔雀女最流行但最痛苦

  严守一来自河南严家庄,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农村,当城市里手机遍地时他们村还不知道手机为何物的地方。尽管严守一后来成为全国知名主持人,骨子里他还是个眷恋乡土的凤凰男。与于文娟离婚之后,严守一又找了戏剧学院的老师沈雪。只是他肯定没想到,娶了沈雪就等于娶了沈雪极品的一家人。沈雪家是个大家族,权势称不上有多少,却处处以望族自居,讲究个所谓“礼数”,沈雪的爷爷更是有封建大家长的气势,高高在上盛气凌人,恨不得把“名门望族”四个字贴在脸上。

  大概是从小在亲戚面前不受重视,沈雪很想在他们面前挣回面子。她不顾严守一的感受,处处要严守一配合自己,孔雀女的任性、自我中心至此暴露无遗。对严守一产生猜忌,单方面擅自定下订婚时间,对严守一的收入过分关注,这一切都让严守一与沈雪渐行渐远。最后严守一儿子的出现其实只是他们分手的催化剂,就算没有孩子的出现,严守一和沈雪这对凤凰男与孔雀女的组合也迟早要拆伙。

  凤凰男与孔雀女正成为现实生活中人们热议的话题。从寒门奋斗出来的凤凰男与自小娇生惯养的孔雀女,身上存在着许多差异,容易走到一起,却也容易分崩离析。

  牛三斤和吕桂花:老实男与文艺女的尴尬生活

  吕桂花年轻时是十里八乡所有光棍的梦中情人,就连十一二岁的严守一都将她当成暗恋对象。因为她不仅漂亮,还会唱戏,对爱情充满向往,典型七八十年代文艺女。若不是出了广播出错的那档子事,心高气傲的吕桂花大概不会和老实巴交的牛三斤结婚,因为她心里想的念的是当年那个知青。文艺女爱纠结,喜欢在心里挖座坟,埋着未亡人。眼前人不是自己真正的爱人,因为她们真正的爱情在别处。所以牛三斤和吕桂花的婚姻过得磕磕绊绊的。

  在《手机》中,别人都有些小心思,只有牛三斤是最老实巴交的人。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老实男配个心思曲曲折折的文艺女,并不像文人配个悍妻那么喜剧。再老实的男人也要个面子,吕桂花一天到晚苦个脸,终于把牛三斤惹怒了,怒吼着要离婚。不过这婚最后也没离成,老实男除了不善言辞之外好处无限,最是贴心暖心。牛三斤自己中风还颤抖着要给吕桂花下碗面条,再不着调的文艺女终究也会明白过日子靠的不是灰黄色的文艺梦,而是眼前人埋伏在面里的两个荷包蛋。

  《手机》最后给人性留下了一丝光明,但总体基调灰暗,尤其是其中的几段婚姻关系,只有农村人严守礼和老婆的婚姻颇有生活气息,令人开怀。其他每段婚姻都有知识分子的影子,不知是不是想说,读书并不能让婚姻更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143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