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代价”---柏乔良律师的博客

把能够诉诸语言的东西记录下来,把不能诉诸语言的东西珍藏起来!

 
 
 

日志

 
 
 
 

虚拟财产是不是民法上的物—兼论民法上的物  

2008-05-26 10:3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物权法条文及释义

     《物权法》第二条:因物的归属和利用而产生的民事关系,适用本法。本法所称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权利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本法所称物权,是指权利人对特定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包括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

        释义:

       物权法上的物具有特定内涵,它并不是指自然界的一切事物。它不仅具有自然属性,还具有法律属性。主要有以下特征:

      首先,物必须是为人们的感官所感觉的客观实在。所以权力一般不被认为是物,因为这样会出现权利的权利的现象。但物与权利无疑都是对人具有巨大经济意义的,所以它们都被成为财产。

     其次,物必须存在于人身之外。现代立法摒弃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将人作为权利客体的野蛮观念,人权观念已深入人心。个人的发展已经成为社会发展的最终目标。法律上这就要求我们首先要把人和外在于人的物相区分,即人只能作为法律关系的主体,而不能作为客体。

    再次,物须为人力所能支配。物只有可以被支配,人们才可以以之为客体建立各种法律关系。这里所谓的支配,包括使用、收益和处分。如果某一东西能给人带来利益,但不能被人们直接占有和支配,那它就不能成为民法上的物。

    最后,物须能满足人们社会生活的需要。物不仅需要可被支配,还需要其能满足人类社会发展的需求,即具有有用性。一般意义上的一滴水、一粒米虽然是物理上的物,但并非民法上的物。也就是说,物必须对人具有价值。此种价值,非以金钱价值或物质利益为限,精神价值如文化价值、情感价值也在其中。

     本条将物权定义为,权利人对特定的物享有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需要说明以下几点:

  其一,物权的对象是特定的物。这里指的主要是有体物,而且必须是独立物、特定物。独立物是指在物理、观念、法律上能够与其他物区别开而独立存在的物。特定物是指具体指定的物,只有具体特定的物才能作为物权的客体。权利在特定情况下也可以作为物权的标的,例如我国物权法中所规定的权利质权。

  其二,物权是一种直接支配权。物权以对物的直接支配作为基本内容。“直接”是指权利人对于标的物的支配,不需要借助于他人,不需要有他人的意思或者行动的介入。“支配”是指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等权能的总和。在不违反法律的情况下,这种支配完全取决于权利人的意思,既可以进行法律上的处分,也可以进行事实上的处分。

  其三,物权是一种排他权。物权是一种绝对权,或称对世权。一方面,任何人都不得侵犯他人所享有的物权,任何人都负有这种消极的义务;另一方面,一旦某物上被设置了物权,那么同时也就派出了他人在其上设立与之不相容的另一物权。

二、典型案例

      河北这名游戏玩家叫李宏晨,在他一个人居住的房间里,除了电脑看不到其他更多的电器。吸引他的是一个名为“红月”的网络游戏。“冰雪凝霜”,是李宏晨在游戏中的角色。

       李宏晨:“我是大约两年前吧,两年前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网吧里看见别人玩游戏,当时我比较好奇,也就买了一张卡,正好是红月,从此以后我开始玩红月,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了。”

       从买第一张“红月”游戏卡开始,李宏晨把自己的业余时间几乎全部交给了网络游戏“红月”。在两年的时间里,李宏晨在“红月”游戏中练级练到了934级,离1000的顶级只差一步,成为一个拥有许多高级装备的知名玩家。但是,乐在其中的李宏晨,没想到自己的快乐很快会被烦恼代替。

    李宏晨:“2003年的2月17日,我上线到游戏里一看,所有东西全被劫空了。”

李宏晨丢失的是游戏中的虚拟装备,也就是游戏中人物的武器、服装和药品等道具。失去装备的李宏晨,此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向游戏运营商求助。

   李宏晨:“晚上就跟红月小组打电话,结果他们说可以给我查一下。”

   “红月”是一个大型的多人网络在线游戏,是根据韩国的一部同名漫画小说的故事情节改编的。代理韩国游戏“红月”的运营商是北京北极冰科技有限公司,依据李宏晨提出的要求,他们经过核查发现,李宏晨提到的游戏装备,的确是被转移到了其他玩家的账号下面。但对于李宏晨提出的冻结对方账号的要求,北极冰在电话中的答复,因为无法确定这些装备是如何被转移的,所以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在电话中解决不了问题,第二天,李宏晨就从承德赶到了北京。

李宏晨:“我就跑到北京找游戏公司,当时找到了,他们游戏公司在北京,这个肯定跑不了,到那儿又填了一个红月登记表,又一次查装备账号。”

经过再次核查,李宏晨认为一定是对方盗取了自己的账号,要求北极冰帮助拿回那些装备。但北极冰再次拒绝了李宏晨的要求,因为,玩家的账号丢失,是有多种可能。万般无奈,李宏晨最后提出,希望北极冰提供盗号者的个人详细资料,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这个请求同样被拒绝。

邱治国,北极冰的管理人员,他做出了解释:“但是这个东西作为我们来讲是涉及的隐私,所以我们没法提供给他,所以我们建议他到公安机关报案。”

李宏晨当天就赶回了承德,找公安部门帮助自己。但是警方明确答复无法立案。丢失了装备的李宏晨常常只能是打开电脑,进入游戏,对着屏幕发呆。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回自己的虚拟装备。在承德和北京之间李宏晨又奔波了五个月,没有任何结果后,几乎绝望的李宏晨找到了法院。

李宏晨:“当时我对法律也不是十分了解,找了几个律师他们也不是很懂,后来有一个律师说你自己写一份状递上去,我自己就写了一份诉讼状。”

在李宏晨的起诉书中,诉讼请求是这样的:一、赔偿所有丢失的虚拟装备:生化装备10件,毒药2个,生命水2个,战神甲一件等。每件宠物装备价值200元,战神甲是500元。共计千元以上。

二、购买游戏卡,交通费等。

三、精神损失费10000元。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判员刘双玉是这起案件的主审法官:“这确实是一个很新颖的案件,是我们以前第一没有接触到的,再一个呢,我们当时的一个很直观地的感觉,就是这个案件恐怕它的审理范围,涉及的问题,都不是我们以往传统案件范围内的,所以当时就引起了大家的一个关注。”

   无论是李宏晨,还是北极冰都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这场纠纷,成为了全国首例进入诉讼程序的网络游戏虚拟财产纠纷案。2003年12月18日,经过三次开庭后,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判决。法院认为,对李宏晨提供的注册账号中的电话号码,相应的缴费发票,以及宠物卡的充值纪录等证据,北极冰没有相应的反驳证据,因此可以证明李宏晨是争议账号的所有者。对于虚拟装备的丢失,运营商北极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不能证明是李宏晨本人的过失造成的,也不能证明自己的服务器在安全防护措施方面无懈可击,因此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法院判令:

1.北极冰科技有限公司对李宏晨丢失的虚拟装备生化装备10件,毒药2个,生命水2个,战神甲一件恢复。

2.返还李宏晨购买爆吉卡的价款420元。

3.赔偿李宏晨交通费800元,证人出庭作证的交通住宿费340元。

4.驳回李宏晨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法理解析:

   这个案件引起了民法学者的广泛关注和讨论,网络世界中的虚拟财产究竟是不是物。一种观点认为网络游戏中的“武器装备”是物,因为这些武器装备是用货币买来的,包括从网络运营商处直接购买和通过购买卡在游戏中积累而间接购买,并且具有独立性,可为人所支配,所以是民法上的物;另一种观点认为,网络游戏中的“武器装备”本质上是一堆数据,而不是财产,所以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物。

我们认为法院的判决是值得肯定的。现代科技的快速发展,为人们提供了更为广阔的物质空间,而民法上对于物的概念的认识也是不断进行扩展的。虚拟财产作为一种新兴事物,它是专属于网络游戏消费者的一种特定的无形财产。虽然不具有有形性,但其可以为我们感官所感知,具有法律上的排他支配可能性或管理的可能性,而且将其认定为物并不危及物权理论体系,在一般经济观念上也是可以逐渐为人们所接受的,所以可以认定为物。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