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的代价”---柏乔良律师的博客

把能够诉诸语言的东西记录下来,把不能诉诸语言的东西珍藏起来!

 
 
 

日志

 
 
 
 

买房子和买碉堡——被合生国际房子折磨杂谈之二兼潘石屹书评(转自李大眼)   

2008-04-29 17:36:36|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期写了我被位于北京东三环双井桥附近的“合生国际”精装修的折磨后,直到现在还在受折磨,前天我又去看了一眼,踢脚线仍然是烂的,墙面仍然浸水的样子,地砖仍然露着缝,门还是关不上,门厅处的电线头像可怜的申诉者一样把头探出墙体……可喜的进步是,这次墙面刷了真正的乳胶漆,所以摸上去手上不会是一手灰。

 

他们的维修队还撒谎,我上楼时正好碰见那个装修队的头头,问他房子返修好了没有,他说“好了好了”,我就朝楼上走时,他支支吾吾地跟着我,离我的房越近那个人就越改口,这是一个有趣的过程——电梯到三楼时他说只有一小处墙脚还没刷好,到五楼时他说其实踢脚线还有一小截没安好,到七楼时他说地板也有点小地方正在弄,到九楼时他就说其实还得等几天才好。等我走进房门时,他没声音了,想跑,我把他叫住一起走进房门,发现和半个月前没什么变化。

 

到底是精装修还是烂尾楼?我笑了,因为合生国际的装修队的人欲盖弥彰的样子真可爱。

 

我说终于明白《百家姓》很讲究了,比如说“钱”就排名在“孙”前面,因为“钱”比“孙”牛逼,交了“钱”后你就是“孙”子。

 

合生国际的人好像没听懂,可能是装不懂,我让他们找主管来现场解决房子问题,那个装修队头头就假装一直在打电话,而后一直对我说“领导在开会”,这个会开了整整一个月。虽然合生国际宣布一定在二十天后返工完毕,但一个月后,我的房子还是没有像他们承诺的那样重新装好。

 

很佩服合生国际领导的心理素质,这份定力一般人比不上,要是中国足球队像他们这样能坚持,搞不好连世界冠军都拿到了。

 

看来合生国际的主管们就是想这样和我耗下去了,所以打昨天起我的心情就无比好,因为我觉得虽然他们修的房子不让人佩服,但是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气质让人佩服,为什么不让他们帮美国CNN修楼呢?说不定哪天卡弗蒂正播报着节目楼哄地一声就倒了,这也叫合生国际为中国做了贡献。

 

我上网准备查一些维权的相关资料,很容易就发现合生创展早有先例,比如他们在上海开发的新江湾城一号交房时业主集体告状的新闻,墙体裂了好大一条缝,怕是大象都可以钻进去,墙砖也脱落了……那些个官司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所以我欣慰得很,不是为上海人民同样的遭遇幸灾乐祸,而是觉得合生国际和它的相关兄弟单位没有违背自己的一惯风格,这叫可持续发展。

 

有些业主的留言,其中一条是——以后合生的广告语可以改成“负责修建一切烂尾楼”。

 

这段时间人们都在讨论房子是否会降价,其实这根本没太大意义,因为就算降价了百分之三十,原价二万八的房现在一万九千八,月薪四千的人你买得起吗。

 

这就是中国房地产的现状,开发商和一些所谓社科院专家们总是很装逼地给老百姓玩数字游戏,其实对于中国房地产商最大的要求是把房子修得结实一些,我实在怀疑房子一但降价百分之三十后,使用寿命也会减短百分之三十,等你住到五十岁时,有一晚听得轰的一声本来住四楼的你就平躺在一楼花园了,旁边跑着一些老鼠,那感觉实在很浪漫。

 

不是我阴暗,而是开发商太阳光,这是他们降价后阳光下的利润,道理和当年政府强令米价下降后,米商就在大米里面加白泥巴,还号称“观音土”。

 

生活真是有趣,就在前天我十分沧桑地参观了我的房子后一个小时,潘石屹托一位好朋友送了我一本他刚刚写的书,客气地“请李承鹏老师指教”,我和潘石屹从来没见过面没通过话,只是在建外SOHO与朋友谈事时吃过无数次“三个贵州人”,喝过无数次咖啡,我的合生国际的楼就在他修的那一排楼的南面,每天遥遥可见他的楼白晃晃的在北边摆着阵型。

 

由于天然的对开发商的对立,我对潘没什么好印象,但很好奇,因为像我这种一直坚持不懈负责跟一切开发商调侃的人,居然还能得到开发商的书,让我感觉自己真像一名地下党人活跃在白区。

 

那天我在等朋友的时候随手翻了翻那本书,标题是《我用一生去寻找》,里面潘石屹写了很多生活感悟,虽然文字平庸,但内容还算实在的,至少他努力要让人明白他是一个实在人。对此间真伪,我暂时不好做判断。

 

不过有一个故事让我对潘石屹有点好感,也就是2001年著名的“氨气房事件”,由于混凝土搅拌站的原因,现代城很多房有股子氨气味道,那事影响很坏,潘石屹决定无条件退房,退房者另加10%补偿。这事想必潘石屹撒不了谎,因为报纸报道过很多次。

 

我觉得这不证明他更高尚,只能证明他更聪明,而中国房地产不需要高尚的人,更需要聪明的人,比如说合生国际及其背手的合生创展集团,我不认为他们有多么不高尚,只认为他们太不聪明,我的两篇博客发出来后,也许至少有两个本来想买合生房子的人不敢买了,合生损失的钱远远不止那些装修费。

 

而潘石屹当初退赔的10%,想必早因为他聪明的善举换来巨大的诚信品牌赚回来了。这西北人真聪明。

 

他讲的一个非典时的故事很有趣,那天他住在乡下,晚上急着进城给小孩买奶粉,但由于害怕北京人传染非典,所以一路上遇到四道关卡严加防范,有农村自发组织的防北京人的游击队也有政府组织的正规军,无论潘石屹怎么让人相信他,怎么解释“屹”字咋写,可人们在那个危急关头很难相信他,好说歹说之下,他折腾到半夜才买到奶粉回到村口,可是村里人不知从何处得来的理论,说人可以进村,但车不能进村,因为车最能传染病毒,潘石屹只能把车留在村外……

 

感谢潘石屹回忆了这样一个关于危急时刻中国人之间的故事,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已不会互相信任,而且不信任的理由是如此古怪、坚定。这就和中国老百姓和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

 

后来我想到幸好那故事发生在农村,因为农村人很可能不知道“潘石屹”是谁,要是在城里,人们知道了他就是潘石屹,一定让车进不让人进。不管潘石屹的房子到底质量怎么样,现在人们和开发商之间的对立是显而易见的,就像中国球迷和中国足协,就像中国手机用户和中国移动,就像旅客和中国民航,就像华南虎和正常智商的人,就像一切……

 

潘石屹感叹,不要以恶对恶,以恶对恶的结果,是恶的加倍,要学许三多。但我不同意他的说法,因为中国的事情根本不是道德家们宣称的这样,我一直不喜欢《士兵突击》,不是不喜欢许三多,而是我得出以下理论:我们这个国家要是真有许三多这种人,一定活不长,至少,他要是买了合生国际的房,被活埋了也不知道谁下的手。

 

我还没看完潘石屹送给我的书,不能对他的书和他本人做出准确评价,看完后会写一篇真正的读后感,但现在我很想对他说一句:中国人实在活得太没有安全感了,人们买房其实就像是去买一座碉堡,躲在里面回避外面世界的风风雨雨,可是大多数时候,人们发现,这碉堡也修得和烂尾楼一样,这种悲哀是没法子形容的,也是开发商们无法理解的。

 

看过一则不知靠不靠谱的美国新闻,说是有一个生产防弹服的商人喜欢穿着防弹服上街行走以助推销,但那天他刚买了一份麦当劳,转身,就被一发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手枪子弹洞穿了胸膛。

 

一个联想是,有没有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某晚正睡在自己修的房子里时,房突然塌了……这就很幽默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